包麻将:河南三门峡气化厂发生爆炸

文章来源:黄金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14日 13:07  阅读:7595  【字号:  】

到家后,大家热情的打招呼。二舅一家已经在等我们了。姥姥忙前忙后忙的不可开交。我们几个小孩子在院子里玩的不亦乐乎,你知道我们在玩什么吗?哈哈,不知道吧。我们在玩泥巴。就是挖一些泥巴加上水,合起来,捏成想要的形状。后来在院子里玩的不过瘾,就让大舅和妈妈带着我们去地里。大舅骑着三轮车带着我们,我们拿着小铲子,浩浩荡荡的到了地里。路边有成排成排的杨树,可威风了。地里是已经抽穗的小麦,一望无际的都是麦田。大舅把我们带到一处没有庄稼的地方,说,随便在这里挖。我们几个小孩子在那里跑啊挖啊,又分了领地。后来还像开面包房一样,让大舅点餐,我们用泥巴做成他想要的任何餐品。我们来了一场比赛,童童和浩浩一班儿,我和越越一班儿。让大舅来评谁做的好。结果玩的一身的泥土,再加上有杨絮飞在身上,玩了会,我们就回家了。

包麻将

小刘,快把我的设计图纸拿来。我对助理说。刘校长,这是我给咱们学校设计的图纸。您看,这是教学楼,它占地2103平方米……您看这样可以吗?我把小刘送过来的图纸指给刘校长看。

日间,微雨。撑一把小伞,散落的雨丝还是腻腻的沾湿了发丝、衣角,习习风拂过,清凉里添了些许寒意。

伶仃陌上,山野路边,开着一朵朵花儿,有人喊她夕颜,有人喊她朝颜,无论哪一种,我喜欢的还是她原来的模样:喇叭花。清清婉婉,不夺势,不凌人,是不是为她驻足或者凝望都不重要,她只要开着,迎着第一缕朝阳,迎着薄凉的风。粉的,红的,蓝的,一朵朵,一片片,呈漫延之势,那么随心随意便涂染了整个秋。




(责任编辑:麴绪宁)
字号:        

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“首都之窗”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?